天津城建大学建在天津外环路的外面,冷冷清清的。城建大学地盘很大,正放着暑假,整个校园,冷冷清清的。女足联赛第四轮天津站的比赛,四支球队的吃、住、赛,都被安排在城建大学。

\

冷冷清清惯了,球员们倒也没什么不适。比赛开打,小小的看台只坐着十来个看客,显得空旷。下午两点,烈日当空,草地上的温度,估计没有五十摄氏度,也有四十五摄氏度。别说奔跑着拼抢着,就是站着坐着,也是一身的汗,不过,北方的晚上,还是很凉快的。为什么不能放在晚上比赛?不能。打个灯光,也要钱吧!女足没钱。

\

浦玮没入出场名单,坐在看台上。她左小腿上,有一道长长的血痕,还有深深的三个鞋钉印。浦玮33岁了,是铿锵玫瑰那一代的仅存。这是指还在当球员的。不当球员,在足球场边干着别的,还有别人。譬如当时的队长孙雯。她坐在教练席那个玻璃棚下。烈日照在玻璃上,是加热的吧。坐着,那个热,不亚于蒸桑拿。

\

孙雯是上海市体育局机关的副处长,原本是可以坐办公室吹空调喝茶的,但她还是将副处长的职位挂了起来,来到了球队。看着孙雯、浦玮,想到了一个词:殉道士。比起铿锵玫瑰们所表现出来的“殉道士精神”,许许多多的人,会有羞愧之心吗? 据东方体育

本文链接:女足联赛因没钱开灯 被迫在45℃高温下比赛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友情链接:

大悲咒全文 线上念佛 心经唱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