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母哥的篮球前半生

  他是典型的“蜘蛛人”,体型之怪异和技术的全面性在当今NBA无出其右;他从未进入过欧洲顶级联赛,却在涉足篮球仅6年后就登陆NBA,不满10年便荣登亿元先生殿堂,崛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。《他说》之第43期——杨尼斯-阿德托昆博。

  移民家庭

  我于1994年12月6日出生于希腊雅典。这里是欧洲文明的发祥地,但我们一家却是“非典型”的希腊人。我出生3年前,父母从尼日利亚拉各斯移居希腊,并将我的大哥弗朗西斯交由祖父母抚养。尽管包括我在内,全家5个男孩有4人生于希腊,但在2013年参加NBA选秀后,我才正式取得希腊国籍。换句话说,18岁之前我都是“黑户”。

  运动世家

  我的父亲查尔斯是一名足球运动员,母亲维罗妮卡则是一名跳高运动员,双亲赋予我出众的运动天赋。弗朗西斯曾踢过尼日利亚的职业足球联赛,二哥Thanasis在2014年次轮被尼克斯选中,我们全家也于同年迁居密尔沃基,不过如今他已重返希腊联赛。而我的两个弟弟Kostas和Alexis如今分别在NCAA和美高中篮球队效力。

\

  地摊生涯

  和众多希腊移民一样,我们一家面临的最大困难,便是因为国籍问题而难以找到工作。为了填补家用,我和Thanasis曾被迫摆过地摊,卖过手表、书包、玩具和太阳镜,每天微薄的收入仅够填饱肚子。如今当我签下亿元合同后,我仍经常回想当初在街边“练摊”时扯着嗓子叫卖的辛酸往事。

\

  希腊怪人

  很多人称我是NBA体型最怪异的球员,到底有多怪异呢?我的手长12英寸,比勒布朗-詹姆斯的手还长出3英寸,几乎占到篮球周长的40%,篮球在我手中就如橘子一般。此外,我的臂展达到2.17米,从小腿到脚跟足足13.5英寸,是正常男性的两倍;而在菜鸟赛季结束后,我的身高竟从2.08米长到2.11米。多年后我获得了绰号“希腊怪人”,我对此很满意。

  迟到的篮球

  其实我从2007年才开始打篮球。从尼日利亚到希腊,此前足球一直是我的最爱。起初接触篮球,我曾司职控卫,曾在每天训练前一个小时加练控球技术。如今距我结缘篮球不到10年,篮球却已令我名满天下、腰缠万贯,或许我命中注定就是要站上硬木地板,而非绿茵场吧。

\

  乙级联赛

  2009年我开始为希腊乙级联赛球队Filathlitikos青年队效力,2012年升入成年队,开始参加希腊乙级联赛。后来我始终与希腊顶级联赛缘悭一面,未能加盟我心爱的奥林匹亚科斯,但我并不后悔,因为正是从这里我一步登天,更为我的履历增添了些许神秘感。

  萨拉戈萨

  2012年12月,就在距18岁生日还有几天时,我和西班牙联赛的萨拉戈萨签下4年合同,但按照规定,新合同要到2013-14赛季才生效。此外,合同中附加了NBA跳出条款,这为我日后登陆NBA埋下了伏笔。当时欧洲主流联赛的各大俱乐部,包括西甲豪门巴萨和土耳其联赛豪门Anadolu Efes等均对我有意。

  编外全明星

  由于新合同尚未生效,因此我决定继续在希腊乙级联赛等待一年。我出战26场,场均出战22.5分钟,得到9.5分5个篮板1.4次助攻1次盖帽,投篮命中率46.4%,三分命中率31.3%,罚球命中率72%。我迅速成为球迷宠儿,以至于各队教练们为了顺应球迷意愿,将我选为“编外全明星”。而这也是我首次得以在全明星的舞台上展示自己。

  手机里的秘密

  为了激励自己,我常把媒体和球迷的批评截图存在手机里,每当我懈怠时,这些截图总如针刺般令我猛醒。据我所知,凯文-杜兰特也有类似习惯,经常披着马甲在网上阅读自己的负面评价,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嘛。

  莫雷来访

  此时在大洋彼岸,也有人开始对我投以关注的目光。2013年3月,火箭总经理达里尔-莫雷突然现身希腊,但他此行考察的目标并非火箭旧将瓦西里斯-斯潘诺里斯,而是我和哥哥Thanasis。对莫雷此举,美国篮球界一片哗然,火箭球迷论坛甚至惊呼“只有上帝才知道莫雷是咋发现这家伙的。”曾有消息灵通人士将我誉为“希腊麦蒂”,我猜正是这吸引了莫雷吧。

  结缘NBA

  2013年4月28日,出乎很多人预料,我宣布参加NBA选秀,并在首轮第15顺位被雄鹿选中。当时看到大卫-斯特恩老爷子走出来宣读雄鹿的决定时,我还曾好奇他是否会念准我名字的发音。而我就此也和萨拉戈萨,和西班牙联赛说再见了。

  我是字母哥,这就是我的前半生。

本文链接:传奇-NBA体型最怪异的人!学篮球年便登录NBA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友情链接:

心经唱诵 大悲咒全文 线上念佛